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动态
“叙·非遗”公益演讲第二期│潘梅: 追忆织梦的岁月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8月27日,由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馆)、传统工艺贵州工作站主办的“叙•非遗”(第二期)演讲活动在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馆举办。贵州民族大学副教授、研究生导师潘梅,携多年来收藏的贵州各民族织锦藏品应邀开讲。活动由省非遗中心项目部主任、传统工艺贵州工作站负责人李岚主持,贵州文鼎民族民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协助拍摄。

演讲现场,潘梅以“追忆织梦的岁月”为题,以她个人丰富的经验视角,携其多年来收藏的精美织锦藏品,从织锦的纹样、工艺、色彩、源流向我们娓娓道来。她认为,贵州各民族的织锦工艺不仅是形式上的美感,更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是对历史与现实的记录,是对美的认识与追求,要想深入解读,除了深入文化所在地调研外,还需结合民族、宗教、符号、考古、人类学等多学科加以理解,特别是对地域、语言、习俗不相同的各民族,更需细读相关的史料和地方志进行解析。她坚信以严谨的研究态度及合理的当代运用,贵州织锦文化将得以传承发展。



“叙•非遗”现场主持人李岚和演讲嘉宾潘梅


寻艺时光演讲内容之一:踏上民族民间工艺考察之路

潘梅对于民族民间工艺的考察行动,要追述到1984年,当时她还在中央民族学院(现中央民族大学)美术系国画专业上学,因为要写毕业论文,论文选题方向是关于苗族服饰工艺方面的,写作前需要对选题内容作一定的实际调查。上小学之前她曾经随祖父母在贵州黄平县的苗族村寨中生活过几年,为此与那里的亲朋好友十分熟悉,之后每当学校放假,她便一头扎进黄平的各个乡镇,去调查当地苗族和自称为革家人的织造、蜡染、刺绣、服饰工艺,并收集一些资料,回到学校后便写了一篇名为《黄平苗族的刺绣艺术》的论文,这篇文章在学校组织的论文评审会上全票通过,顺利毕业。毕业后她选择回到了贵州,在贵州民族学院(现贵州民族大学)当了一名教师,从此以后,除了完成授课任务之外,就利用业余时间,开始了对全省的民族民间美术进行独立地考察和收集的漫长之路。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下乡作田野调查工作,要付出极高代价,除了经济上的开销之外,农村的卫生、饮食、民族习俗、交通、安全,方方面面都要经受各种考验。最难克服的也是最危险的事,是贵州乡村的交通和安全问题,那时的贵州山区,并未像后来的县县通高速、村村通公路那么便利。当时,从省城到一些边远县城,往往要坐2至3天的班车,而且是每周才开一趟,从县城去往各个乡镇和村寨,就更加困难了,有的乡镇根本就不通公路,想要去到那里,只能靠两条腿步行,时间少则半天,多则要一天,才能到达。为了不躭误行程,潘梅经常一人独自步行,在途中不管是遇到城里下乡拉货的汽车,或者是乡村的拖拉机,或者农民赶的马车,都招手搭车,遇上好心人,就坐上一程,别人不答应,也就继续步行,无怨无悔,习以为常。


寻艺时光演讲内容之二:民族民间工艺进课堂

潘梅到学校工作后,萌生把民族民间工艺进校园的想法,基于前期对黄平蜡画的了解,便开启蜡画教学的工作,同时,她又进一步的研究刺绣的针法、配色、工艺等,循序渐进的把民族民间工艺植入到日常的教学里。为进一步的开展教学工作,潘梅开启对民间工艺的调查、收集、学习。经过考察,她不但熟悉了贵州各民族的刺绣、蜡染、服饰、剪纸等一系列手工技法,各种工艺在各地区和各民族的分布情况,而且还收集了贵州各民族各种工艺图案纹饰、配色方法。潘梅将这些纹饰和色彩应用到自己的蜡画艺术的创作当中,取得了较好的创作成果,受到业界的高度肯定,在2010年全国少数民族美术百花奖展览和评比会上,潘梅的蜡画《山里人》,获得铜奖,并当选为中国少数民族美术理事会理事。为了她热爱的民族工艺,几次都谢绝了母校中央民族大学的招手,坚持固守在贵州民族大学,继续着对民族工艺美术的调研及收集工作,并将从民间艺人那里学到的各种手工技艺引进艺术教学之中。二00三年,贵州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在全国艺术院校本科中首先设立了民间工艺美术这个专业,由潘梅担任教研室主任。


寻艺时光演讲内容之三:事事有舍便有得

几十年的时间,潘梅和她的先生杨长远陆续走遍了贵州七十余县,基本上贵州十七个少数民族分布的地方,贵州各种织造、印染、刺绣、银饰、服饰等工艺的生产地,都留下他们的足迹。深入的调研不仅让她饱览了各地优美的自然风光,多姿多彩的民族风情。而且还与各族人民结下了深厚情谊,收获了宝贵的民族文化和工艺资料。在这期间,她喝过各少数民族的各种佳酿,吃过他们各种美食,睡过他们木楼地板,欣赏过他们的热情歌舞,聆听过他们的古老故事,观察过他们的每一种工艺、每一件机具,分辨各种材料、记录下他们的每一操作过程,登记各种技术数据,询问各种纹饰的名称和含义。更令人难忘的是,大家围在一起,品几碗米酒后,双方都有了几分醉意的时候。女主人会把她们珍藏了几代人的家底,也是祖上留下来各种服饰工艺品,从箱柜里翻出来,一一地进行介绍。当她提出要购买这些东西时,尽管她们有时会显得为难,但经过她的反复解释,说明收藏是用作研究对象收藏,而不是当作商品倒卖去发财之后,她们便会爽快地应允。就这样年复一年的往返,她与全省各地区各民族的兄弟姊妹们,建立了一种不是亲戚但却胜过亲戚的关系。

随着田野调查的深入和广泛,潘梅对贵州民族织造、印染、刺绣、银饰、服饰方面的信息,越来越清晰,并逐渐地形成了一种综合的、立体的、完整的知识结构,为她和她先生撰写《中国织锦大全》一书中的贵州民族织锦内容和《中国工艺美术全集·贵州卷织造篇》《我们贵州》《贵州民族服饰全集》等书,储备了较为丰富的第一手资料。同时,潘梅不停地阅读、摘录、收集、整理大量文献资料。在撰写文章时,平日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资料,便自然而然地演变升华为文章的有关章节的内容。

演讲伴随着屋外的“吱吱吱吱”的虫鸣声结束。大家敛声屏气不舍打搅,各自勾勒着贵州织锦的分布,想象织锦在民间佩戴的美好,窥探织者在阁楼里一踏一梭的情境,意犹未尽。


现场照片:






潘梅田野调查和收集的织锦藏品照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