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动态
雷公山下的好苗医——记苗医药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王增世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在贵州省雷山县苍莽的雷公山上,大片原始森林遮天蔽日。这里是许多古老生物的栖息地,蕴藏着1700多种药材。苗医药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雷山县望丰乡公统村苗族共产党员王增世,在雷公山脚下居住了五十多年。对于这1700多种药材的外观、功效,以及四季之中适宜何时采集入药,他都了然于胸。

王增世作为家族的第八代苗医传人,他恪守“治病救人”的祖训,在30多年的行医生涯中救治了数千名患者。王增世说,“解除患者的痛苦,把苗族医药传下去,是我坚持行医的动力”。王增世自幼跟随父亲学医,从事民间医务38载,诊治愈骨折、脑血拴等患者6000余人。走进王增世家的堂屋、小屋和楼上挂满了千余张患病者赠送的锦旗:“医术高明,妙手回春”“医术高超,济世为民”“医术高明,巧手回春”“救死扶伤,华佗再世”“巧手医千病,爱心暖万家”……

王增世2007年被推荐为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优秀民族民间医务工作者;2008年参加黔东南州中医研究所进修学习中医结业,取得“民族医师”职业资格证书;2009年州人民政府授“黔东南州民族民间文化优秀传承人”称号、荣获贵州省“拔尖乡土人才”称号、获得国家级“全国绿色小康户”;2009年获“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013年获“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018年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2014年7月13日21点39分在CCTV12-社会与法频道《道德观察》栏目播出雷山县望丰乡公统村国家级苗医“非遗”传承人王增世专题片《山里人》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受到了全国各地的关注。他纷纷接到咨询电话,有求医问药的患者、也有恰谈合作兴办苗医药康复中心的客商。在王增世家中,前来求医的患者更是络绎不绝。据不完全统计,自节目播出到现在共接到2000多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咨询电话,接待前来咨询的患者和客商200多人。

在贵州黔东南,提起雷山望丰公统,提起苗医圣手王增世,黔东南的人几乎都会有所耳闻,更不必说在那些曾经受益过它的骨折、脑血栓等病患者当中的口碑和人气了。然而熟悉雷山公统妙医圣手的人大多只知道他是一位专门以传统苗医药治疗骨折、脑血栓以及其他疑难杂症的救治高手,却很少有人了解他所传承的传统苗医药治疗疑难杂症。

王增世氏族苗医药形成于中华民国四年,承袭苗族民间医学传统,至今已传承四代的王氏传统苗医药疗骨法,在近百年的发展传承史中屡建奇功,自成流派,将家族骨科技艺以及疑难杂症治疗推向了巅峰。王增世在他悬壶济世的40年间,用他的仁心仁术书写下另一段精彩的非遗传奇。


微信图片_20191112132413.jpg


溯源:民间苗医与氏族相结合的苗族医药

据史料记载,解放以前,当地以苗族为主体的各族人民主要靠苗医代代相传的苗医药来防疾治病,维护人身健康。据年老的苗医讲述,传说苗族的许多神药(有灵验者)是尤公(蚩尤)传下来的。尤公有八十八道神通,九十九副药方;以后逐渐形成了具有两纲(冷、热)、五经(冷、热、半边、慢、快),三十六症、七十二疾等的辩病理论体系;形成了别具民族特色的苗族医药。雷山县的苗族医传承了古代苗族独特神奇的苗族医药;苗族医生通过祖传或师传或在师授的基础上,刻苦钻研而成医,便延传至今。

据王增世介绍,王氏传统苗医起源于其祖父在民国四年随其本村苗医学习苗医药,基本掌握各类疑难杂症的苗医药疗法,民国十五年开始独自行医。上世纪三十年代初,王增世父亲随父学习苗医,解放前期独自行医就诊,医术与名誉在整个望丰得以认可。

1957年,王增世就在苗医世家出世,原本和平常人家的孩子并无两样,但与生俱来的苗医家族荣耀,也让他过早的肩负起家族的使命和责任。或许是受家庭的熏陶,也或许是血液里的基因遗传,王增世从小就表现出来的对苗医药的浓厚兴趣,得到了父亲王里保的倾囊相授。8岁时,王增世跟着父亲进山采药,便成为了父亲的“小学徒”;12岁学习配药,悉心学习苗药和苗医。王增世的学徒生涯整整持续了9年。1978年王增世开始出诊为病人治疗,便独立行医38载,期间经他诊治过的骨伤病患者6000余人,凭着精湛的技术和令人钦佩的医德,王增世以及苗医药的口碑被越来越多的患者口耳相传。


微信图片_20191112132421.jpg


精髓:手法与用药并重

苗医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雷山苗医药的很多古方古法、特效验方是极为保密的。苗医药师之间,各自保密,互不相传,闭关自守,造成苗医之间各师各教、疗法用药千姿百态,疗效参差不齐;保守封闭是造成苗医药不能大规模系统发展。总结以王增世为代表的骨科以及疑难杂症的苗医药学术,其学术思想及医理医技特色,集中体现在辩证诊断、手法和遣方用药三个方面。

王增世治骨科的思想中,明确将骨科疾病分为“骨伤”和“骨病”两类,提出“筋骨之疾,其因有内外之别”,指出:内在无形的是“病”,外在显形的是“伤”,诊断和治疗宜“内”“外”兼理。王增世的苗医手法的运用还有着非常严格的讲究,强调“手法如书法,手到、心到、气到,才能心手合一,运用自如”,同时注意尽可能减轻病员痛苦,“切忌伤而再伤”,应做到“气沉丹田,力透肱腕,劲达指端,视之不见,触之如电”。

除了手法,王增世在出诊医疗时还擅长以内外兼用药物为主治疗骨伤骨病以及各类疑难杂症,认为“局部用药,直达病所,效速而无伤阴败胃之弊”。王增世苗医药疗法的遣方用药全在一个“活”字。而“活”字当依具体伤病而论。如治损伤,“当辨筋伤骨伤、气伤血伤。孰轻孰重,药有轻重之别;甚或异病同治,同病异治。”“固定之方,不能应万变之疾”。

在用药方面,严格遵循祖传方药,对祖传特殊药物坚持自己采集和泡制。为了更好的传承运用,王增世在祖传秘方的基础上,提出了药物运用的“温”、“补”、“和”三法,药效平和,疗效显著,大大降低了内服药物对人体的毒副作用。同时,总结归纳出100余种应用于骨科以及各类杂症的基本配方。这些配方,既可以单方使用,又可相互配伍。

曾经在王增世治愈的疑难杂症中,一位贵州黔南州福泉的脑癌患者,大型医院下达晚期通知书,不再接收救治,患者不甘心,辗转到他这里治疗,后来他配了药,让患者先吃一付药,没想到在第5天病人就下床了。


微信图片_20191112132433.jpg


发展:从家族秘方到非遗名录

2008年,苗医药(骨伤蛇伤疗法)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王增世本人也于2018年被正式列入该项目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至此,一个从没有文字记载的民族延续下来的家族技艺,经过几代人的发扬光大,如今成为了一项能造福全人类的优秀文化遗产,并且可以依靠全社会的力量去传承和发展,这是人类之幸,也是对苗族的至高荣誉。

从传承家族事业到入选非遗名录,王增世不仅坚守住了属于家族的那份荣耀,还经历并创造着一个个祖辈们难以实现的成就和创举。王增世充分发挥了苗族先辈的传统,“一双手,一把草”,艰苦创业。经常奔赴全国各地大小城市为各级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各地商家名人和当地老百姓就诊。也是因为往生咒高明的医术和医德,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苗族医师王增世,如今王增世被人们誉为“雷公山下好苗医”。

尽管集成就和荣誉于一身,但王增世却不忘祖辈仁爱济世的医德医风,他说积极的推广和弘扬苗族传统医术,除了要传承它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价值外,就是要让这种见效快、痛苦小、费用低的传统苗医药帮助更多的黎民大众消除病患,减少动辄手术带来的经济压力,起到更实实在在的作用。


微信图片_20191112134250.jpg


传承:打破家规广纳学徒

按照王增世历代家族嫡传的家规,是传内不传外的。但王增世这一代却打破了这样的陈规。迄今为止,他已经先后收了上10余名徒弟,这些人中有房族、村内人,也有邻村、外县人。王增世坦言,对于收徒弟,他没有什么顾虑,都是倾囊相授。“重要的是,能把苗族医药发扬光大。”王增世说,王家的祖训一直牢记在他的心里——“淡泊明志,济世活人”。

王增世从事苗医近40年来,积极致力于王氏苗医特色技术的推广与发展。他认为传承的目的是为了发展,而一门学术发展的关键在人才。在当今这个科学昌明的时代,要让传统苗族医药更广泛地造福人类,无疑需要更多的喜爱和掌握这些技能的人才。因此,王增世一边按家规培养家族内的第四代传人,一边更新观念、打破家规,敞开王氏家传绝学的大门,广收外姓弟子,纳徒传技,并且已硕果累累。在这个大环境下的王氏苗医药也不例外,既要严谨的继承和保留王家传统苗族医药治疗骨科和疑难杂症的精髓,又要与时代接轨,注入新鲜血液发扬光大,的确困难重重。

王增世说,“成为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对我来说既是荣誉,也是压力。不能把它当成一块挂在脖子上的‘免死牌’,而从此高枕无忧”;“申遗成功,并不意味着传统苗族医药就能自然得到保护,这仅仅是一个契机,‘申遗为发展苗族医药提出了新要求,未来我们将更有责任和义务去更好地传承、保护、发展好我们的传统苗族医学’”。

为了让患病者求医方便,住院安康,2016年初,王增世在本村的雷(山)至舟(溪)公路旁新建了一家占地面积90多平方米(五层楼)的“回生苗医堂”医院,内设有住院部、门诊室,有食堂、陪护休息室,有苗医药简介厅、会议室,有药物加工室和野外药材基地,是一个具备医疗、教学、科研、会议、传习等多功能的苗族医疗场所,在下一步的苗医服务与苗医药文化传承中将发挥重要的作用。开业成立了“雷山县回生苗族医疗开发有限公司”。省非遗处处长张诗莲,省非遗中心副主任龙佑铭,州民族医药研究院院长郭伟伟,雷山县委常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县委宣传部部长韦通贤及县直有关部门,望丰乡党政负责人到场庆贺。(张希才、李雪、龙胜彪)


W020180529334972827235.jpg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