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坛
苗族传统文化符号与现代都市文化打造——以凯里市为例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摘要:苗族人和世界其他人类共同体一样,都生活在自己创造的符号世界中,世世代代的苗族人,在历史的长河中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创造了多彩的传统文化符号。这些传统文化符号在现代化的都市文化打造中是否可以进行创新利用,本文作了肯定的回答。

关键词:传统;符号;都市;创新


人类不能直接面对现实世界而生活,于是人类便通过自己的符号化思维和符号化活动,创造出各种符号世界并在其中生活。因此,德国犹太人哲学家卡西尔才在《人论》中说:“人不再生活在一个单纯的物理宇宙之中,而是生活在一个符号宇宙之中,……人不再能直接面对实在,他不可能仿佛是面对面的直观实在了”。就因为人只能生存在自己创造的符号世界中,所以卡西尔把人定义为符号的动物。法国著名的后现代理论家福柯也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符号和语言的世界”。语言是人类最主要的符号。每个人生下来就不由自主地在一个母语的语言符号世界中生活,我们可以将其称为语言生活世界。

苗人和其他人类共同体一样,运用自己特有的符号化思维和符号化活动,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天马行空地创造了一个多彩的符号世界,每个苗人生下来就生活在这个多彩的符号世界中,这个多彩的符号世界就是多彩的苗语生活世界。苗语生活世界是苗人生活之家,要想了解苗人就必须了解苗语之家,这就是德国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所说的:“语言是存在的家,人以语言之家为家” 的道理。人在语言符号之家中运用语言符号创造文化,人类有多少种语言符号就创造有多少种不同的文化,人类文化的多样性就源于语言符号的多样性。

上古时期,生活在环太湖地区的苗人先民蚩尤九黎联盟共同体,用自己建构的符号系统创造了独特而灿烂的文化。在江苏吴县草鞋山和浙江余杭县反山、瑶山出土的大批良渚文化遗存就是明证,良渚文化玉器上大量使用大眼阔嘴有首无身的神人兽面神徽,被汉文献称为饕餮。饕餮神徽其后被夏、商、周三代承袭用在立国神器的鼎上。罗泌在《路史·蚩尤传》中说:“蚩尤天符之神,状类不常,三代彝器(鼎),多著蚩尤之像”。这说明苗族人文始祖蚩尤在上古时期被拥戴为天符之神,饕餮神徽就是蚩尤九黎联盟共同体创造的神圣的标志性文化符号。

蚩尤九黎联盟共同体在逐鹿大战失败后,退居环洞庭湖地区建三苗国,三苗国被夏禹打败,苗族先民分三大支系迁徙。操苗语中部方言支系的苗人溯河西迁来到都柳江和清水江之间的苗岭,这支苗人将蚩尤九黎联盟共同体的饕餮神徽符号带到了苗岭。“Fangb Hxib”(音方西)即榕江大坝是他们最初来到的落脚地,后来才分支分布在苗岭各个地区。“Kad Lix”(凯里)就成了苗人聚居的中心。德国著名语言学家洪堡特说:“绝不能把语言与人,把人与大地隔绝开来,大地、人和语言,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从苗人迁到苗岭那时起,操苗语中部方言的苗人就和苗岭的山山水水形成了不可分割的整体,苗人在自己的苗语生活世界中给苗岭的山山水水命名,维特根斯坦说:“命名就像给一件东西贴上标签”。标签就是符号,苗人分别用苗语符号给苗岭山脉的三大名山命名为“Bob Bil Jiol”(音包别觉,即香炉山)、“Bob Bil Leel”(音包别勒,即雷公山)和“Wb Jwf Gangt”(音乌纠杠,即月亮山),给清水江命名为“Eb Hniangb”(音欧娘);给都柳江命名为“Eb Lix”(音欧里)。这些命名不只是地理符号,也是文化符号。比如坐落在凯里的“Bob Bil Jiol”(香炉山),就因为山高入云天,山顶形似石柱接天连地,苗语称“接”为“jiol”,因而以“Bob Bil Jiol”命名,其汉语意译为“接山”。《苗族古歌》的创世纪歌颂此山为“Diut dongs nil Bil jiol”,汉语译为“第六根柱撑接山”。“Bob Bil Jiol”(接山)名称来源于苗族古歌神话中巨神们打造的撑天神柱,神柱“接山”因而有了苗人宗教接天纳福的神圣性,成了苗人宗教的神圣地理标志符号。

“Bob Bil Jiol”(接山)下的清水江边苗人田园,苗语称为:“Kad Lix”其意为开垦田园,汉语译音为“凯里”,汉语“凯里”音译地名并无意义,从汉语译音可以认定汉人在苗人之后才移民到凯里。而香炉山的汉语命名是在苗语命名“Bob Bil Jiol”(接山)之后,汉语“香炉山”的含意是汉传佛教文化所赋予。明王朝正统十四年(1449年),苗王韦同烈率苗民起义以“Bob Bil Jiol”(接山)为据点,历经三年,苗人以死亡五千多人的代价而失败。明王朝在此地屯兵移民害怕众多战死的冤魂寻仇,便在山上修建汉传佛教寺庙,用以超度冤魂,并以汉传佛教的象征符号香炉给山命名。

从苗语和汉语对同一座山的不同命名可以看到,一座自然存在的山,只有通过不同民族语言在使用语境中指称命名表述,才能呈现在不同民族的生活中。不同语言的指称命名具有不同的文化符号象征含意。苗语“Bob Bil Jiol”与汉语“香炉山”一旦被命名就在各自的语言符号历史延续中被约定俗成,在各自的语言生活世界中被规范使用,互相之间不可度量、不可通约、不可代替。

“Bob Bil Jiol”(接山)因其命名具有的神圣文化意义而成了凯里地区苗人神圣的文化地标象征符号。凯里地区苗族的文化象征符号除了《苗族古歌》中的“Bob Bil Jiol”(接山),还有创世万物生命之源的“Det Mangx”(枫树)和生命之母的“Mais Bangx Mais Lies”(蝴蝶妈妈)。每个苗寨的护寨枫树林,就是苗族关于万物生命同源,人与自然相依和谐的文化象征符号。每个苗族女人服饰上的蝴蝶妈妈纹样就是象征祖先神灵护佑生命的文化象征符号。在苗族古歌系列中还有生命爱与美的文化象征符号,这就是苗人爱与美的女神仰阿莎。苗族神话叙事长诗《仰阿莎》开头就是“Vet Yak Niangx Eb Seil”(最美仰阿莎)。爱与美的女神仰阿莎是清水江的化身,太阳与月亮倒映在江上与江水分分合合的幻影,激起了苗人神话符号思维的想象力,因而用文学艺术符号演绎了一出爱与美的女神仰阿莎在太阳神和月亮神中追爱的悲喜剧。

总之,凯里地区的苗族人世世代代用苗语符号思维的丰富想象力和创造力,创造了一个苗族多彩的文化象征符号世界。

我们当代的都市社会是一个什么社会?根据法国当代著名的后现代社会理论家波德里亚的分析,当代社会是一个消费社会,消费的不是物本身而是物的符号,波德里亚认为:“要成为消费的对象物品必须成为符号”。用波德里亚的后现代理论视角看现代都市社会的凯里市,可以看到凯里市虽地处资本全球化的边缘,但仍不能摆脱无孔不入的资本全球化的分工控制。全球化资本流入凯里市的目的是要寻找利润最大化的赚钱项目,而凯里能使资本利润最大化的主要资源是苗族传统文化和自然风光。因此旅游经济项目就成为资本投资凯里的首选。全球化资本这一看不见的手逼使凯里市的定位只能成为全球化旅游商品符号市场的旅游目的地,凯里市只能作为现代旅游消费社会商品符号打造而存在。“消费社会是一个什么东西都可能出售的地方。不仅所有的商品都是符号,而且所有的符号也都是商品。由于后一点,‘所有的物品、服务、身体、性、文体知识等等’都可以是生产和交换的。符号、商品和文化是难分难解地纠缠在一起的”。既然没有别的发展选择,凯里市不得不选择进行现代旅游商品文化符号的生产和交换,也就是说凯里市只能作为旅游经济的商品文化符号来打造。

旅游的消费者是旅游市场的上帝,旅游消费者的消费心理爱好决定旅游的商品文化符号生产不能类同和重复,商品类同会产生经济学所说的边际效用递减。所以差异化生产就成为关键。凯里市要作为全球化旅游目的地的旅游商品文化符号,那就只能进行差异化的旅游商品符号生产。所谓差异化就是与众不同,也就是说,凯里市作为旅游目的地不能与其他都市文化符号类同重复。不能错误地认为打造现代化都市,就完全以著名的大都市文化符号为样本进行模仿复制,以为把凯里市复制成为小北京、小上海、小广州就是现代化都市,以为这样就可以吸引旅游者。其实这样做的结果只能产生出蹩脚的赝品文化符号都市。况且这种跟随发达都市屁股后面依样画葫芦的能耐,也会让世人诟病,认为这是缺乏想象力和创造力的结果。一旦成为缺乏文化个性差异特色的赝品文化符号都市,就必然使生活在本市的人产生厌恶,也会遭到外来旅游者的鄙弃。

凯里市要成为有个性差异特色文化符号的现代都市,唯有创新利用本土苗族传统文化符号资源。关于利用传统文化符号创新打造现代都市文化成功的事例有不少,丹麦的哥本哈根就是其中之一,凯里市不妨学习借鉴丹麦的哥本哈根,丹麦是一个北欧小国,虽然地处欧洲边缘,却创造有傲人的文化传统。十九世纪丹麦著名作家安徒生因创作了一系列童话而享誉世界,其中《海的女儿》、《卖火柴的小女孩》和《皇帝的新衣》等童话为世人所追捧。哥本哈根充分利用安徒生的童话文化符号进行现代化的都市文化打造。他们不但把《卖火柴的小女孩》和《皇帝的新衣》等改编成歌剧、舞剧、动漫和电影,还把《海的女儿》中的美人鱼雕塑成雕像放置在哥本哈根的大海边,作为哥本哈根城市的标志性文化符号。童话美人鱼这一非凡想象力的美的文化符号,对世人具有美的诱惑力,全球旅游者为此趋之若鹜。

哥本哈根的经验可以给凯里市什么启示?启示是凯里市不能错误地认为现代化与传统文化势不两立而极力地将传统文化加以清除。而应该像哥本哈根那样高度评价自己本土的传统文化符号遗产,并创新地对本土传统文化符号遗产加以现代性的创新利用。

凯里市有值得骄傲世人的传统文化符号遗产吗?有的,本文前面已提到过,那就是以《仰阿莎》和《苗族古歌》为代表的多彩的苗族传统文化符号遗产。有一些受现代科学技术理性教育的人以为,那些遗产只不过是“无文化苗人”异想天开的非理性的梦呓,因而不断地被作为封建迷信进行祛魅清除,殊不知人有理性的一面,还有非理性的情感精神一面,人若只有理性,那么人只能是冷冰冰的机器人,机器人没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仰阿莎》和《苗族古歌》等文化符号遗产就是苗人用非凡的想象力创造出的天才作品,在现代化的当今仍然属于人类文化的无价之宝。

《仰阿莎》和《苗族古歌》正式出版的版本来源地都是凯里市凯棠乡以及周边苗族地区,这两部神话作品都已获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中国以及国外都有了一定的影响。设若凯里市要以具有与众不同的文化符号诱惑力的旅游都市打造。用爱与美的女神仰阿莎作为凯里市的标志性文化符号应该是首选。爱美是人的天性,比如德国十九世纪著名作家歌德在《浮士德》诗中充满激情地歌颂美说:“那婀娜身材曾在魔镜中现形,/已使我神魂颠倒,幸福万分,/但那不过是真美的泡影——/我愿把一切向你献呈:/全力的激动,全部的热情,/还有倾慕,爱恋、痴心和崇敬”!歌德用诗的语言符号表明美有令人神魂颠倒的诱惑力。而早在公元前五世纪,古希腊人由于美的诱惑而创造了神话中的女神维纳斯,并将其作为爱与美的语言象征符号。除了用声音的语言符号歌颂爱与美,古希腊的雕塑家们还用视觉符号的雕像艺术来歌颂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十九世纪在希腊米罗斯岛上出土的“断臂维纳斯”,就是这批维纳斯雕塑艺术的代表。“断臂的维纳斯”作为爱与美的女神象征符号从此著称于世。“断臂的维纳斯”由于收藏在法国巴黎的罗浮宫,世界的旅游者到巴黎都要去罗浮宫一睹维纳斯的芳容。现代希腊人认识到古希腊传统文化中神话对现代人的作用,于是充分利用维纳斯作为爱与美的艺术符号和奥林匹克运动会火炬肇始地的符号,诱惑全世界的旅游者蜂拥而至。这说明古今中外的人都将爱与美作为永恒歌颂的主题。究其原因,这是因为凡是正常人都有审美意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因而爱与美对于人就有了不可抗拒的魔力。各民族创造爱与美的符号千差万别,苗族的美神仰阿莎就有别于希腊的美神维纳斯,这是由于不同语言文化的民族具有不同的审美想象力和创造力,故而才产生了人类爱与美的符号多样性。

如果凯里市用苗族爱与美的女神仰阿莎作为代表性文化符号创新利用。按《仰阿莎》版本说仰阿莎从水中诞生的情节,不妨可以在市中心建造仰阿莎喷水池,在喷水池中央塑一座仰阿莎的大型雕像,喷涌的水雾将仰阿莎烘托而起,夜景中的仰阿莎雕像则用彩色灯光渲染,形成一个亦梦亦幻引人入胜的神话世界。还可以选鸭塘的镰刀湾或普舍寨的清水江两岸建造一座跨江的仰阿莎主题公园,江上的桥是神话中的彩虹桥,公园可以采用迪斯尼的方法将月神宫和日神宫打造成苗族神话中的游乐场,其它地方都按《仰阿莎》的神话内容进行创新打造。在凯里市新建的大道、社区和各种公共设施均可以选用《仰阿莎》和《苗族古歌》神话中的众神的名字命名。可以将浙江和江苏良渚文化出土的蚩尤九黎玉器形制,比如玉钺、玉琮、玉镯、玉圭、玉冠和玉三叉形饰等造型以及其中的饕餮神徽等文化符号,运用到城市街景的雕塑上。还可以将《仰阿莎》创作成视听综合文化符号的歌舞剧和电影加以宣传。至于风景秀丽的“Bob Bil Jiol”(香炉山),则可以打造成“苗族古歌文化自然风景区”,景区内的景点可以按《苗族古歌》神话中的故事,比如开天辟地、打柱撑天、射日射月,枫木生人,蝴蝶妈妈、十二个蛋等进行文化符号创新设计建造。

总之,凯里市要想打造成为一个与众不同文化符号的吸引旅游者的现代都市,惟有对苗族传统文化符号加以创新利用。英国旅游局前任局长斯蒂芬·米尔斯的话也许可以启发凯里市,他说:“成功的旅游目的地……是那些清楚自身优势和劣势,建立在自身优势之上并能尽力克服自身劣势的目的地。目的地的优势必须是真实的而不能仅仅是旅游官员华而不实且一厢情愿的想像,这样的目的地应该具有其竞争对手相抗衡的比较优势,而不仅仅是对其竞争对手的简单复制,它应该开发自己的独特性并且确定它所依存的社区所需求的定位,……它的策略应考虑关怀其环境和遗产的必要性”。


参考文献:

[1]卡西尔《人论》,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年,33页.

[2]卡西尔《人论》,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年,34页.

[3]转引自严翅君《后现代理论家关键词》,江苏人民出版社,2011年,131页.

[4]海德格尔《诗·语言·思》,文化艺术出版社,1991年,4页.

[5]《洪堡特语言哲学文集》,商务印书馆,2011年,346页.

[6]《维特根斯坦读本》,新世界出版社,2010年,46页.

[7]转引自严翅君《后现代理论家关键词》,江苏人民出版社,2011年,169页.

[8]克里·戈弗雷·克拉克《旅游目的地开发手册》,电子工业出版社,2005年.


作者:杨培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