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坛
傩堂戏、地戏、撮泰吉的起源、实质、变迁和存续——顾朴光访谈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顾朴光(1942—),男,中国傩戏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学会会员、贵州中国画学会副会长。著有《中国面具史》(中、英、韩文版)《道真县的傩戏》(中、日文版)、《贵州近现代中国画选》等书。发表学术论文和文艺评论100余篇。论著曾获中国民族图书奖、国家民委社科优秀成果奖、贵州省社科优秀成果奖、贵州省五个一工程奖等多项省部级奖。


微信图片_20191029103723.png


李岚:顾老师,您好!您是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委员会的专家,对傩戏和傩面具有很深的研究,写了很多这方面的专著,今天特地来向您请教。目前,贵州的一些县城,还有用傩来还愿的形式存在,傩戏、傩面具制作、傩技都已经列入了我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但对什么是傩、傩的起源和傩文化的发展变迁还是了解得不透彻。

顾朴光:对傩的解释有两种,第一种说法是,傩是“亻”旁加一个苦难的“难”字,意思是当人们遇到苦难时把它推开,这是从字义上解释。另一种解释是,傩是人们在驱鬼时,驱傩者发出的一种“nuo nuo nuo”声音的象形声。

傩的起源很早,传说是在黄帝时代。当时黄帝带着他的妻妾周游全国,他其中元妃病死在路上。于是他请来方相氏——就是后来驱傩的主要的神来守夜,以防邪魔侵扰。于是,方相氏就成了后来驱鬼的主神,这仅仅是一种传说,无法得到证实。傩最早的记载是在商代的甲骨文中,甲骨文中还有方相氏的图形。在周代,主要是西周时期,驱傩的现象比较普遍。周天子定期举行驱傩仪式,如季春、仲秋和季冬都要驱傩,一般都在宫廷里面驱傩。但在民间也有驱傩的现象。

傩最早是作为一种驱鬼的仪式。到汉唐以后,傩逐渐世俗化,傩里面有音乐、舞蹈,有十二神兽,衍变成了傩舞。到了宋代,中国的戏曲开始成熟,驱傩同戏剧逐渐结合起来,于是就形成了傩戏。至于傩戏产生于那个年代,有不同的说法,至少在13世纪傩戏已经形成。当时江西的刘镗就写了一首《观傩》诗,其中对傩戏的场地、气氛、音乐、舞美、演出、面具都有详细的描写。因此人们就此判定在13世纪,最迟在南宋年间就有了傩戏。

傩戏最早在江南、中原比较盛行。后来大概在元末明初,随着当时中原和边疆地区经济贸易、民族迁徙、战争等诸多原因,大量的汉族开始移民到四川、湖南、贵州等地,随之带入了傩戏(贵州叫傩堂戏)。

李岚:这些移民是在贵州建省之前来的还是建省之后才来的?

顾朴光:从我现在查阅到的资料看,最早在元代就有部分傩班带着一些面具来到黔北,为当地百姓驱鬼逐疫,民间叫“划干龙船”,这是最基本的一种仪式。文字记录贵州最早的驱傩活动发生在正安县。

贵州大面积出现傩的活动是在明代,到清代就很盛行了。贵州少数民族众多,少数民族信仰巫教,傩戏很多都是宗教性的东西,将巫教、佛教、道教,当然也有儒教结合起来。在民间,实际上是巫、道、佛、儒结合起来形成民间宗教。以前,傩戏在中原和江南比较盛行,随后由于中原和江南等地的科技、经济不断发展,傩戏也就在科技、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逐渐消亡了。但是在西南地区,比如贵州、湖南、四川、云南等地经济比较落后,地势偏僻,山高林密,老百姓生病后没有钱去医治,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生病请巫师来驱鬼的习俗,希望得到健康、幸福,整个家族得到平安。贵州的傩戏因此特别盛行。

李岚:傩戏进入贵州后慢慢扩散到其他地区,在这个过程中会不会发生改变?

顾朴光:变化肯定是有的。现在贵州分布最广、遗存最多的有两种傩戏。一种是傩堂戏,一种是地戏。傩堂戏在有些地方又称为喜傩神、阳戏、净坛、端公戏等,它们敬奉的神灵不同,内容却大同小异,都是请巫师来跳鬼,跳神,驱鬼,还愿。基本上都是哪一家生病了或遇上了灾难,要向神灵祈祷,许愿,如果病好了,灾难祛除了,就要请巫师来跳鬼。巫师来了后要给予一定的酬金,这是贵州傩戏的一个特点,叫做“冲傩还愿”。在还愿的时候,要杀猪、宰羊、杀鸡供奉在神坛上,请天上的神仙来享受,也就是还愿。

贵州的傩堂戏一般是从湖南、四川传过来的。因为傩戏班子都有一个师坛图,记录了历代的祖师,有的可以推到二三十代人。在师坛图上往往记录了开坛祖师的籍贯,很多傩戏班子的师坛图就记录了祖师是湖南、四川人,湖南的居多。湖南和贵州铜仁比较近,铜仁地区的傩堂戏基本是从湖南传过来的。黔北的道真、务川、正安等地的傩堂戏多数是从四川传过来的。近代,四川、湖南的经济发展较快,因此所保存的傩戏远不如贵州丰富和完整。因为生存的土壤发生了变化。贵州的经济、医疗卫生相对较落后,人们生病后请不起医生就只有请傩戏班子来跳鬼跳神。解放后,中原、江南和大中城市的傩戏道具基本上被烧光,贵州由于交通落后,地势偏僻,民间宗教盛行,傩戏的生存土壤保持得比较好,傩戏道具也就较多地保存了下来。

李岚:地戏的情况不同吗?

顾朴光:地戏的情况又不同。地戏是由江南的屯军带入贵州的。明初,云南还有元朝的残余势力,朱元璋派遣大将傅友德带军征讨。战事平定后在交通沿线设立许多哨所和军事要塞,由屯军进行把守,以防元朝残余势力反叛及镇压少数民族的叛乱。屯军进入贵州时,把江西的部分傩戏带到了贵州。带到贵州后经过很大的变化,后来才衍变成地戏。江西的傩戏我之前看过,带有浓厚的原始风貌,都是以一个村社、一个家族为演出单位。地戏继承了这样的传统。傩堂戏之所以由巫师来演主要是因为湘西、贵州等地的宗教比较盛行,傩戏进入贵州后要生存必须要借助当地的土著文化,和土著文化结合,在融合的过程中演变成了巫师傩。

李岚:每一个地方请的神是不是一样的呢?

顾朴光:不一定。比如喜傩神、阳戏、净坛、端公戏信仰的神不完全一样。但贵州大部分地区的傩堂戏,在道真称傩戏,在德江称傩堂戏,他们信仰傩公傩母还有其他神,比如开山猛将、开路将军、判官等。一般来说每一个傩堂都有一个掌坛师,是专职巫师,从小经过严格的训练。出师要经过繁琐的仪式。演出时要打竹排,舞排带,划字讳,走禹步,希望通过一系列神秘的仪式把鬼驱走,给这个家庭带来平安、吉祥。

李岚:很多人分不清楚傩堂戏和地戏,从直观上来看,地戏有什么特点?

顾朴光:屯军进入贵州后,就以军事重镇为基地驻扎。屯军担心长时间和平生活,军事武备就废弛了,一旦与周边少数民族或地方势力发生冲突不能应对,所以他们就得为将来的军事斗争做准备。他们寓兵于农或寓兵于戏,所以地戏大多剧目都是打仗的戏,如《三国演义》《封神演义》《杨家将》《薛丁山征西》等。在演出时,拿着刀枪剑戟模仿军队中的刺杀动作,这是为了提醒从江南来的屯军不要忘记武备。最早演出地戏的确有这样的目的。所以江西傩戏进入贵州之后就变衍变成了“军傩”,因为它就是屯军带来的,故只保存在屯军的后代也就是屯堡人中,成为了一种民俗。为了健身、为了操练、为了不忘记武备、不忘记打仗,地戏兼有这样的特点。地戏的所有剧目都是征战故事,没有公案戏、爱情戏,也没有生活戏。地戏的出现主要是为了子孙后代不要忘记武备。

李岚:看来,傩堂戏戏和地戏这两种戏剧形式最初进入贵州的目的性是不一样的。

顾朴光:是的。傩堂戏是一种宗教戏剧。地戏开始是为了健身、武备,但在几百年后,屯堡人和周边少数民族保持着一种安定的状态,相互融合,地戏寓兵于农或寓兵于戏的目的性就逐渐淡化了。现在地戏已经演变成春节期间的一种娱乐,村寨中有地戏班子亦成为一件光彩的事儿。地戏已经完全成为一种民俗活动,它的军事色彩已逐渐淡化。

李岚:地戏和傩堂戏的主要特点是什么?

顾朴光:地戏和傩堂戏不一样。傩堂戏的特点一是演出的组织者一定是巫师;二是演出时间具有特定性,只有遇到冲傩还愿的人家向神还愿才跳,三是傩堂戏班要收取酬金。傩堂戏班的巫师基本是半职业化,有人请就跳,无人请就做农活。但地戏就没有这种目的,纯粹是一种娱乐。地戏的演出者就是当地的农民,演出中没有繁琐的宗教仪式。

李岚:地戏在平时是不演出的么?

顾朴光:是的,传统只在正月初一到十五和七月半才演。但是现在搞景区演出了,什么时候都在演。地戏是为了给整个村寨或家族驱邪纳吉,所以春节演出最恰当。到了七月半,农忙过了,大家都很辛苦,在这个时候演出让大家高兴高兴,放松放松,热闹一下。

李岚:我看过民间冲傩还愿的仪式,在堂屋的正墙上要悬挂好几张傩堂画,这些傩堂画有一个很显著的特征,有许许多多的大神和天上、人间、地狱三界的描绘。

顾朴光:天上的神有很多,最重要的是上清、玉清、太清,也称为三清。通过供奉天上的神来保佑人间、保佑冲傩还愿的人家。地上也有一些小神,比如判官,他们抓孤魂野鬼,审判案子。但无论是天上的神还是地上的神,目的都是驱鬼、逐疫、纳福。也具有一定的警示作用,比如傩画上的上刀山、下油锅画面就是为了警示众人不要作恶,要行善。

李岚:您开始研究傩戏时,贵州哪些地方的傩戏比较盛行?

顾朴光:解放前贵州的傩戏是很盛行的,主要集中在铜仁和黔北大部分地区,比如德江、道真、思南、印江、松桃、沿河、正安、务川等地。那时,一个县有一两个甚至多个傩堂戏班子是很正常的。解放后,傩戏作为一种迷信被查禁,很多傩面具、傩画被烧毁。从解放初到文化大革命这一时期,农村是禁止演出傩戏的。贵州在80年代初就已经有学者对傩戏进行研究、调查,我开始研究傩戏是在80年代中期,当时还没有完全开放,到地方去调查还会受到一些干扰,认为傩戏是封建迷信,但当时还保存有很多精彩的傩面具。1987年,贵州省民委和贵州民族学院(后来的贵州民族大学)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很盛大的贵州民族民间傩戏面具展览,轰动了北京的艺术界。很多著名艺术家如曹禺、王朝文等看后感到很震撼。因为以前很多外国人,比如日本的很多书从来不提中国的面具,因为他们不知道中国有面具,他们认为古希腊、印度、印度尼西亚有面具。其实日本很多面具是从中国传过去的。傩面具展览后改变了外界对中国面具的看法,中国不仅有面具,而且还很丰富。当时曹禺讲了一句话:“奇迹,这是中国的又一个奇迹;中国的奇迹不但有长城,还有傩戏及其面具。”他看了展览后觉得中国的戏剧史要重新改写。因为以前外界认为中国没有面具,现在不但有面具,还很丰富多彩。

在贵州,保存最古老的面具大概是明末清初时期的,但是还需要经过科学的鉴定。这样古老的面具,在中原和江南几乎没有了。

李岚:傩面具是跟随驱傩一起产生的呢?还是有时间差?

顾朴光:应当是一起的,大概在商周。

李岚:为什么要戴面具呢?

顾朴光:中国人有个习惯,以毒攻毒,魔鬼很厉害,很凶残,如果不戴面具,人的面相是很温和的,不足以震慑恶鬼。因此带的面具做得很奇怪,如头上长角,眉如烈焰,眼睛突出,口长獠牙,色彩强烈。魔鬼看到这样的面具,都不敢靠近,所以驱鬼的面具,像开山、山王、判官这些面具,都是非常凶恶的,我们叫凶神面具。人戴着面具,就变成了神,也就是角色转化了。当自己戴上大神的面具,化身成大神,鬼怪看到就逃之夭夭。所以驱鬼的面具都是面目狰狞、奇形怪状。当然,傩戏面具中也有面相温和的世俗人物面具,但最主要还是面目狰狞,恐怖的形象。

李岚:傩面具是傩戏班自己制作还是请外面的师傅做?

顾朴光:傩堂戏的戏班叫傩坛,一个傩坛有七八个或十多个人,每个人分工不同,有掌坛师,掌坛师是主要人物,也是总指挥;还有誊录师,因为傩戏有很多剧本,有很多法事要记录,烧的纸上也要写满经文,所以誊录师专门负责书写这一块;制作面具的叫雕法师,专门制作面具和其它道具,雕面具和画傩堂画要有点美术功底,这样制作的道具才生动,雕法师从小在傩堂里受到熏陶,对傩堂的教义比较熟悉,什么鬼什么神什么人物都比较清楚。如果戏班没有雕法师,那么面具一是向民间雕刻艺人订购,把需要的人物,角色,形象告知民间雕刻艺人,请其定做。二是善男信女赠送,傩堂戏为别人驱鬼,别人病好了,善男信女就会还愿,就会购买面具或自己制作面具送给傩班以示感谢。

李岚:傩堂戏班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有什么样的规矩?

顾朴光:傩堂戏班是一个很严格的准宗教组织,或叫半宗教组织,里面有很多规矩和教义。掌坛师老了做不了法事了,或者感觉自己要离世的时候,他就要把戏班的所有财产,如傩画,戏本,道具,面具等传给弟子,就要举行过职仪式。有的掌坛师在生前就挑选好中意的弟子,选择合适的节日就举行过职仪式;有的掌坛师突然去世了,那么怎样选择接班人呢?他们就会把掌坛师的尸体扶到堂屋中间坐好,众弟子就来打卦,如果三个卦都打到阴卦,那么谁就是接班人。但是接班人有一个任务,就是承担师傅的后事,为师傅举办一个很隆重的葬礼。傩戏就是这样一代传一代,有些面具传承了二三十代,有一百多年,两百年很正常。

李岚:您说面具有三种来源,戏班自己雕刻,购买,善男信女赠送,善男信女赠送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顾朴光:我们在田野调查的时候,记得在正安县,发现一个面具后面就注明了是善男信女某某某捐赠。

李岚:雕法师长期在傩堂里耳濡目染,是不是他雕刻的面具艺术呈现要更好些。

顾朴光:肯定的,雕法师从小耳濡目染,对各路鬼神都很熟悉,是什么样的形象也了如指掌,并且经常做,所以雕法师制作的面具更好。以前农村经济条件不好,一个傩戏班里不一定有会画会雕刻的人,所以就有一些民间艺人专门从事雕刻面具的工作。

傩堂戏和安顺地戏的面具不同,地戏面具制作非常精美,一般人是做不出来的,必须经过长期的训练,所以在安顺一些跳地戏的村寨,往往有专门制作地戏面具的艺人,大概从清代开始,一代传一代至今。当然也有人说明代就有,但很难判断,因为面具上面没有注明时间,只能靠残朽的程度和雕刻的艺术风格来判断时间。早期的面具,相对要简洁一些,小一些,越到后面,面具越精美,繁琐。安顺地戏面具制作技艺传男不传女。安顺有几百堂地戏,对面具的需求量很大,不像傩堂戏,一堂傩堂戏一般十几个面具就够了,一堂地戏面具往往多达一百五、六十个。这么多的面具,首先需要大笔经费,其次需要雕刻艺人专门制作。安顺地戏以前是由村寨或家族共同组织戏班,村寨或家族有一片集体的田地,这片集体田地的收入就用来制作地戏所需的道具。地戏需要的面具太多,一个小戏班无法承担,由村寨或家族来承担就容易些。

李岚:威宁彝族撮泰吉属不属于傩戏的范畴?

顾朴光:关于撮泰吉,现在有不同的争论,有的说是原始戏剧,有的说是民俗活动,有的说是史前戏剧,众说纷纭。提出撮泰吉属于傩的范畴是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曲六乙,曲六乙是很有名的戏剧研究者。学术界没有形成统一意见,但大多数认为撮泰吉属于原始傩戏。傩的定义,最本质的就三点,一是演出需戴面具;二是演出的目的是驱鬼逐疫,迎福纳吉;三是演出有时间限定,不像现在的歌剧,舞剧演出时间不限。傩戏有严格的规定,一般都在春节期间演出,或者是有还愿的人家邀请才演出,平时不能随便演出。

撮泰吉第一是戴面具,第二是驱邪纳吉,第三演出时间有严格规定,正月初一到十五演,所以把撮泰吉归入傩的范畴也是理所当然的。我觉得撮泰吉是不是傩戏不重要,关键是它的本质,国外也有很多戴着面具驱邪纳吉的活动,不一定叫傩戏,但是本质都一样。日本也有傩戏,是从中国传过去的,当然也有一些改变。所以撮泰吉不管是叫原始戏剧还是民俗活动,或傩戏都可以。

现在戏剧研究圈内叫撮泰吉为亚傩戏,或者叫前傩戏。撮泰吉保存了很多原始的东西,不是中原的傩戏发展而来,而是根植于彝族的本土文化,带有浓厚的民族色彩。但是它三个本质条件都符合傩戏的标准,所以定义为前傩戏或亚傩戏。从不同的角度来解释,就有不同的结论。

撮泰吉翻译成汉语就是变人戏的意思。大概讲述了东汉初年一支彝族祖先从云南翻山越岭,千辛万苦来到贵州威宁繁衍定居。以前彝族是游牧民族,到贵州后就开始驯牛、开荒、种粮食衍变成农耕民族。撮泰吉里面有祈福,扫寨等环节,有祈祷村寨平安,人丁兴旺,五谷丰登的寓意。

李岚:撮泰吉的面具好像是说的一家人,有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

顾朴光:撮泰吉里面的角色就是彝族的祖先,有阿布摩(彝语音译),译为老爷爷;阿达姆(彝语音译),译为老奶奶;麻洪摩(彝语音译),现在译为苗族老人;嘿布(彝语音译),译为汉族老人;阿安(彝语音译),译为彝族娃娃;还有一个山林老人,是彝族的巫师,就这几个角色。表演彝族祖先东汉末年从云南翻山越岭迁徙到贵州定居。演出的时候都戴着面具,有驯牛的场景。但是后来也加入一些新内容,如劳动间歇时抽烟,烟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从美洲传过来的,大约是16世纪才传到中国,18世纪后才传到威宁。还有里面感谢粮食的环节,像致敬玉米和土豆,这两种农作物都是美洲传来的,还有狮舞也是后来添加的。抽烟,洋芋,玉米都是18世纪(清代中叶)才传过来的。我写了一篇论文叫《变人戏产生年代考》。变人戏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有很多说法,有的认为是氏族社会末期,有人认为是康熙乾隆年间。

撮泰吉分两个部分,一个是原始部分。彝族大概东汉初年来到贵州,该戏最早可能就两个角色,一个阿布摩,一个阿达姆,他们从原始人衍变而来,面具像猿猴一样。内容讲述祖先千辛万苦来到贵州威宁,记录了族群迁徙,先民从游牧转变成农耕的历史情况。后来随着社会发展,彝族和苗族、汉族往来,逐渐融合,所以就加入麻洪摩和嘿布这两个角色,最晚加入的是狮舞和扫寨。很多民族都扫寨,彝族是阿布摩和阿达姆等人到村寨中逐家去驱邪祈福,人家就送一个鸡蛋和一束麻表示感谢。走的时候在人家茅草房上扯几根茅草,到村外烧掉,意为把邪魔妖怪赶走;鸡蛋吃了或者埋在地上,看今年的收成如何。随着时代发展,不断加入新元素,新内容。实际上民间很多戏剧都是这样的,逐渐丰富,不断发展,越来越完整。

李岚:撮泰吉的面具很独特,和傩堂戏、地戏的区别很大,颜色单一,造型单一。

顾朴光:撮泰吉的面具就是黑色和白色,比较粗犷,稚拙。傩堂戏面具鬼气很重,神奇、恐怖。地戏面具比较喜庆,精致,富丽堂皇。撮泰吉面具是早期阶段,傩堂戏面具是中期阶段,地戏面具是晚期阶段。地戏形成比较晚,面具是整个家族和村寨共有,有家族或村寨的经济支撑,所以做得很精致、很复杂。跳地戏主要是屯堡人(又称“老汉人”),文化程度相对高些,所以手艺更精致;傩堂戏基本是土家族、苗族、侗族、仡佬族使用,所以制作粗犷些;彝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撮泰吉出现得更早,所以面具更稚拙,原始。

李岚:顾老师,您对面具感兴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顾朴光:我从小喜欢文学艺术,喜欢绘画和写作。1977年,我和我哥顾汶光,以我哥为主,一起写太平天国小说,书名叫《天国恨》,有68万字。1982年出版,在当时很轰动,此前贵州没有谁出版过68万字的长篇小说。后来贵州民院招中共党史的教师,我去应聘,学校觉得我试讲还不错,就聘用了。我哥就调到省文联,做专业作家。我到民院以后,大学教师要搞科研,开始我是搞比较文学、红学、古典文学、天平天国史,写了很多论文,当时发表出来,一些反响还比较好,但是我感到那些不是自己所长,像研究太平天国史,搞不赢南京、北京的专家,他们的史料太丰富了;红学,北京有红学会。当时我感到很苦闷和彷徨,因为在大学里面你必须要把科研搞上去才行。恰好当时在全国形成了一种寻根热,回到民间去,回到原始的,原本的文化里面去。20世纪八十年代中前期,贵州兴起了“傩戏热”,这正符合我的专长,因为我从小喜欢画画,喜欢艺术,面具本质是雕刻和绘画,我学历史的,搞个面具史多好呢?当时研究傩戏和面具的学者很多,但是我觉得这个是我的所长,所以就扎进来了,从1986年开始,先是普遍的调查。

李岚:都去过哪些县呢?

顾朴光:比如说威宁、道真、正安、德江、沿河、思南、岑巩、湄潭、铜仁、安顺、平坝,跑了一二十个县吧,凡是地戏和傩堂戏比较集中的地方都去过,搜集了大量资料。从调查到我出版《中国面具史》,花了十年时间,这本书当时很轰动,获得了很多奖,翻译成英文、韩文,日本也发表了一些片段。后来又出版了国家课题《贵州少数民族面具文化研究》,一共出了十几本关于傩戏和面具的书。

李岚:真好!顾老师,您做了十多年的田野调查,制作傩面具的材质大概有哪些?看见过用什么奇怪的材料做的面具吗?

顾朴光:最早是铜面具,当然最多是木面具,有竹编面具,有笋壳面具,皮面具,布壳面具。荔波就有皮面具。最奇怪的是豆腐面具,就是把豆腐和猪血和在一起,然后揉捏做成各种各样的形状,这个我是听织金的一个朋友说的。笋壳面具在黔南、黔西南都有分布。布壳面具只在思南看到过。思南某个傩班有一套木面具,“文革”中被烧毁了,“文革”后要演出,又没钱去买面具,就用布壳来弄,这属于一种替代品。

李岚:傩戏的面具有很多角色,逗乐的人物很多,接地气的世俗剧情也有很多,娱人也娱神,是不是有专门的目的?

顾朴光:傩戏的演出还有一种目的,就是吸引观众,引大家发笑,所以它里面就会有很多丑角,例如秦童歪嘴,或者是半截面具,没有下巴,看上去就很逗人笑,这就是世俗人物。傩戏有很多面具,有狰狞的、和善的、滑稽的、逗笑的、和蔼的,各种各样的角色都有。

傩戏它有两种戏别,一种称为正戏,正戏就是为了驱鬼,为了还愿。一种为插戏,插在正戏之间演出,或者放在正戏演出之后,有些地方叫“花花戏”,比较花哨。在傩堂戏里面有一些生活戏和爱情戏,目的是逗大家笑。傩堂戏有的地方叫“被窝戏”,为什么叫被窝戏呢?因为傩戏往往要演出三天三夜,七天七夜的都有,观众在下面看,有时候看着看着,到半夜三更时观众就很疲倦,那么就有一些很可笑的角色,很滑稽的唱词,使你看了不觉得疲倦,就像在被窝里面看戏一样,很享受,所以叫被窝戏。

李岚:傩戏的面具还有一个特征就是眼睛比较突出,这是不是和青铜器上的饕餮纹有相似的地方?

顾朴光:有这种可能。所谓饕餮,就是方相氏。古代驱傩的主神叫方相氏,他的面具就是饕餮纹,开路将军、开山猛将,都沿用这种造型,所以都是眼睛鼓的很大,嘴巴长着獠牙,鼻子很扁,眉毛像火焰一样的燃烧,头上长角。

李岚:说明傩的历史是很久远的。

顾朴光:至少在商代。黄帝时代的傩只是一种传说,现在没有得到实证。商代甲骨文中就有关于傩的一些记载,很简单。但是周代就很详细了,《周礼》等书就写的很清楚,讲到驱傩的规模、驱傩的程序。后来到《汉书》《新唐书》《旧唐书》也都记载得很详细。

李岚:现在的一些傩班几乎是生存不下去了,以前是靠这个为职业,现在据我们调查,很多傩班基本上没有了,比如我在岑巩调查的时候,就只剩一个傩戏班了,这个傩班除了一年能有一两场的还愿外,更多的是政府组织去表演。

顾朴光:我觉得这是个很矛盾的问题。傩戏是农业文明的产物,我国古代科学、文化、教育比较落后,这是它形成的土壤。它本质上就是人们生病请巫师来跳一跳,然后拿点钱来打发这个巫师,最根本的目的是驱鬼还愿。随着科技文化的发展,现在谁家生病了还会去请傩班驱鬼?很少了,都送到医院去了,真正信傩神,信鬼神的人很少了,这是第一。第二,现在农村大量集中搬迁,原来很分散,很偏僻的地方生病了请傩戏班子来跳一跳,现在搬迁了,很多巫师、掌坛师都不在原地居住了,找不到了。还有傩戏艺术性不高,相比芭蕾舞剧、京剧、黔剧,傩戏的艺术性是比较弱的。当然它的原始性是值得研究的,但你真的要从艺术上来欣赏,就缺乏吸引力,尤其是它的唱词冗繁重复,唱的几天几夜都是这些东西,听的人自然就少了。

我觉得随着现代化的发展,傩戏班子凋敝是一种趋势,以后会越来越少,生存会越来越艰难。现在能做的就是录音录像,运用数字化的手段把它保存下来。少数的班子可由政府出资,做一些民俗性的表演,比如旅游表演或组织到国外演出等等。地戏传承比傩堂戏要好一点,地戏是以家族,以村寨来演出,现在每年的演出还是比较活跃的。撮泰吉的传承也是比较让人担忧的,文道华如果走了,年轻人不愿意接班,以后可能会散掉。

李岚:面具除了传统的功能外,能否作为装饰品和现在的生活进行结合?

顾朴光:面具以前是一种道具,是鬼神的载体和化身,但是从旅游业发展了以后,很多来旅游的人看见傩戏面具雕的很精致,或者很粗犷,或者很有震撼力,就会购买,面具现在已经成了一个产业了。比如大明屯堡文化艺术开发公司,我们去调查了几次,他们每年生产的面具上千面,卖到美国、新加坡、日本等地,每年的产值至少几百万元。面具现在主要是作为艺术品和民俗旅游产品,有人愿意购买、收藏。

当然现在的面具和以前的面具是不一样的,现在的面具有的制作得很大,有一两米,放在宾馆和商场作为装饰。有些制作得很小,只有核桃般大小,吊在胸口上或者挂在车里,驱邪。还有傩笔筒、傩根雕,它已经是一种衍生产品。以前面具是木料,相对来说比较便宜,比如柳木、白杨木,木质比较疏松,仅有演出时才戴,坏了就重新雕一副。现在人们的要求比较高,傩的面饰有的用阴沉木、紫檀木、黄杨木、梨木等名贵木材来雕,成本比较高,制作也就比较精美,现在面具这一块发展比较好。比如安顺刘关乡的周官屯,现在有200多家都在制作傩面具。他们一年大概有四个月到六个月制作面具,农忙时插秧、收割,很多人家都是靠制作面具发家致富的。

李岚:您看见最精美的面具是在哪里?

顾朴光:在道真。那副面具是三头面具,耳部有两个“报耳神”。有三个头,他叫山王或三王,据说是盘古王的三化身。

李岚:现在雕的面具跟以前雕的面具一样吗?

顾朴光:现在雕的面具,制作比较精美,因为现在工具很先进,木料也越来越好。但是现在的面具有程式化、模式化的毛病。为了赚钱,工艺上也作了很多变异,比如上彩,以前的面具要漆好几道,现在的有些就用皮鞋油刷,刷黑,刷出来还很好看,既节约时间成本,又节约资金成本。另外还有面具造型。造型借鉴了非洲的面具、美洲的面具,怎么好看怎么来,怎么卖钱怎么来。而作为旅游者呢,他又不知道你以前的面具长什么样,他就看见这个很大气,很独特。很多人买的面具已经不是地戏面具,或者傩堂戏面具了,而是非洲、美洲的那些东西了。

以前雕刻师制作面具是秉持一种很虔诚的心理,因为他相信雕刻的角色就是鬼神,有的还要拿香烛祭拜后才开始雕。雕刻师把面具作为一种神灵,心理有一种崇敬,因此制作的面具有灵气。现在的面具虽说比以前精致,材料比较好,也做了很多变异,但是神性已经逐渐褪去了。现在的面具就作为一种商品,造型都是一样的,缺少以前面具的个人风格和魅力。


W020180529334972827235.jpg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