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坛
贵州传统工艺创意创新发展研究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贵州传统工艺创意创新发展研究

——以《黔饰今生》漆艺首饰为例

李 颖

  

摘要:对传统工艺最好的保护和传承是将其融入现代生活中来。本文以贵州大方传统漆艺为研究对象,将贵州大方传统漆艺与现代首饰想结合,探索贵州传统工艺创意创新发展。

关键词:贵州漆艺文化   现代首饰设计   创意创新

一、引言 

贵州漆艺文化作为我省传统文化艺术中的瑰宝,有着自己独特的美学意义、精神价值与实用价值,更有着贵州三宝(大方漆器、茅台、玉屏萧笛)的地位和美誉。在伴随着社会现代化的进程中,传统漆艺文化因材料、审美、功能、经济效益等因素逐渐淡出了大众视野。如何将贵州大方漆艺文化运用到现代首饰艺术中,改变漆艺的衰微的现状,拓宽首饰艺术的文化内涵需研究,是创作者一直思考的问题。《黔饰今生》系列作品利用少见的古法堆漆工艺,外观设计以贵州山水、地方文化为题材,通过艺术结合实用传统结合现代的途径,以传统自然的材料作为介质,创作承载贵州文化结合现代需求的首饰作品。

二 、贵州大方传统漆艺的漆艺语言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时代的进步,人们生活越来越多元化和多样化,首饰越来越被人们视为展现个人身份与个人气质,陶冶艺术情操,点缀生活的艺术形式。现代首饰艺术不仅追求色彩、形态、材料及肌理的表现等几个方面给人认美的享受,还要追求文化、历史、理念等方面以满足人精神层面的需求。贵州传统漆工艺在现代首饰艺术中的应用探究与现代首饰艺术时尚文化不仅有着审美上的融通,更有着内在价值上的融通。以下从漆艺之美来分析贵州大方传统漆艺。

(一)材料美

媒材是将艺术门类划分的一种重要参照,材料的性质决定了产品的形态和美感的享受,认识与了解漆艺的材料美是漆艺工作者的首要任务。漆就是漆艺首饰材料美的主角,是一种粘液状涂料的总称,用法通常是涂于物体表面,干燥后结成坚韧有特殊光感具有美观效果及保护功能的薄膜,漆分为天然漆和人造漆两大类,通常大漆会配以少量腰果漆和聚氨酯漆。

从严格意义来说大漆是指从漆树割取下来的天然生漆。漆树属于落叶乔生,树可达20米,树叶呈椭圆形,初夏开黄绿色花果,秋季结果,呈扁球形外观,平滑呈黄色,一般生长到八年即可割取漆液,四十年树龄的漆树仍可以割取漆液。从漆树上割取下来的天然漆液叫生漆也叫大漆和国漆,也称作金漆,是中国的著名特产,主要成分是漆酚、漆酶(含氮物)和树脂胶质,并含有一定比例的水分和少量其它有机物质,各种成分的含量随着漆树品质、生长环境、收割时期等因素的不同而又差异。漆层在一定的湿度条件下干燥,干燥后表面非常坚硬,易于长期保存,有耐酸、耐碱、耐磨等作用,打磨抛光后能发出美丽的光泽,至今没有一种合成涂料能在坚硬度、耐久性等主要方面超越它,因此有“涂料之王”的美名。天然大漆经过提炼后的呈棕褐色,干后经打磨呈现一种敦厚肉实的光泽,端庄古朴具有强烈的东方韵味。天然大漆漆黑莹润,朱漆深厚亮泽内敛,掺入其它矿物颜料制成的各色色漆使颜色更丰富,各种色彩温和而雅致,漆色中还包括有透明色,能用作罩色在各种材料及肌理上,其效果晶莹剔透又敦厚肉实的质地。

就漆艺而言,材料美是漆艺中最基础的,也是最重要的审美范畴。首先,材料美并不是孤立的,《考工记》曰:“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材美工巧,然而不良,则不时,不得地气也。”这里概括了造物工艺的四要素:天时、地利、材美与工巧,提出了“材有美”的因素,这是古人对材料美的科学认识,说明了材料美不是孤立的,与工艺美、天时气候、地利环境都是相关联的。其次,材料美是工艺美的存在和发生的前提,《梦溪笔谈》里写到“弓所以为正者,材也,相材之法视其理,其理不因矫揉而直中绳,则张而不跛。此弓人之所当知也。”尊重材料本身的属性是材美工巧的基础,现代设计之父威廉·莫里斯提出,要向自然学习,运用自然(如植物)做材料,设计(如建筑设计)要就地取材。19世纪末期自然主义美学代表乔治·桑塔耶那提到把事物的美分为:材料美(感觉)、形式美(构造性想象的结构)和表现美(联想),认为材料美是最初级的审美形态,是作为形式美与表现美的基础而存在的,也可以独立存在。中外有关材料工艺美论都告诉我们,了解材料特性,尊重材料天然的个性材料才能最大可能地发挥出材料的美来。

(二)工艺美

工艺,即百工技艺。百工,是古代众多的具有一定技艺的工匠的统称。

漆工是“百工”之一,如“别有漆工,汉代其时也。”漆手工艺,在于手工、为艺、致利等维度,漆工艺之美也体现于此。首先,漆艺有着丰富工艺装饰技艺,每一种装饰技法都可以呈现出丰富的色彩层次和肌理变化,根据作品来选择。漆膜在干涸之后,可刀剔针划,戗金填彩;漆液在半干时有一定粘稠性可用来贴金银箔螺钿等材料,还可以加以堆和塑。在漆的表面处理上在,多次的轻揩有亮而不耀、柔而不木的光感效果,再罩漆推光,更有光泽亮丽的效果。漆还可以多层涂髹饰,在一定的厚度上进行剔刻和雕塑。《髹饰录》中的“髹”即涂刷之意,“饰”是装饰的意思,正是因为漆艺中丰富的工艺,漆艺首饰中的材质之美才得以充分发挥。传统漆艺作品以器表的温润如玉、表面光洁晶莹而受到喜爱,这种天然的蕴光随着胎骨的平整,初中须研磨、推平、精研、推光、揩漆等一系列制作步骤的基础上来的。传统漆艺正因有一系列严格的制作方式作技艺铺垫,最终才得以呈现蕴光雅致的优秀作品。材质的自然美与制作的工艺美最后都是呈现在作品上的,在感官的刺激下,唤起视觉愉悦,甚至于唤起触觉美感。

其次,漆艺的工艺之美,在艺术性和科学性上来说,有着技艺之美,《庄子》中有“庖丁解牛”、“ 梓庆为鐻”等技艺故事,漆艺的技艺如同道一般,例如厚料髹涂,过程上涂简单,而色质朴不留一丝痕迹,厚涂的操作技术要求相当高,要求油、漆、色的比例相当精确,试样、过滤、髹涂等工艺技法的要求需要非常精湛才能达到刷漆而不留痕迹和皱纹的效果。

再者,从功能性上来看,漆工艺之美是为“日用之美”而服务的,为用而设计,为人的生活实用服务,可以从汉代漆器的日用与量产看出,汉代漆工艺品是多量的,多量是日用的前提,汉代漆器虽然多为宫廷,但“日用之美”的特征是非常突出的。

(三)生活美

生活是超越一切的艺术本质,同时也是一切工艺的本质,从产生背景来看漆艺是为生活服务的艺术,生活美就是漆艺的本质美,日本著名民艺学者柳宗悦曾说过“美的物品必然形成美的生活,而美的生活必然培养出美的情操。”漆艺的生活美主要体现在漆艺的实用性上,例如汉代的漆艺,是实用器物的艺术,实用器物为人们的生活而服务,同时也反映人们的生活方式。当时的漆器用于吃、住、行等生活空间,离开这些空间,器物之用就没有存在的价值。漆艺之美是生活性的、超越工艺的。漆艺的生活之美不但体现在生活方式上,还体现在生活意识上,例如漆器等器物的髹绘图案和纹样,图案和纹样本身就带有当时的审美意识,也是当时社会生活的反映。漆艺设计和其它设计一样,是社会经济、生活与技术的晴雨表和温度计。汉代的漆器设计,作为漆器史上的黄金时代,以其特有的身份参与着汉代社会生活的组建与文明机制的构造,为汉代社会的物质方面、审美需求提供了特有的文明形态和文化支持。漆艺是与时代和生活相联系的,汉代漆艺承载着汉文化蕴含的丰富儒术与道家的思想和对仙家的浪漫参悟。

三、 现代首饰艺术的需求

现代首饰艺术,是指在现代潮流影响下,运用现代艺术与设计原理,展开创意,具有现代形式视觉特征的首饰造型计划。与现代艺术一样,现代首饰也受到现代社会文化的影响,同时其设计也是对现代生活的反映。

西方文明带来了工业化、统一化的设计标准时,也埋没了传统文化中的特色,伴随着国际间文化的交流频繁,多元文化的融合与相互吸引,形成了全球文化趋同的现象,在衣食住行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着体现。在首饰上的体现,可以在市场中看出,具有相似的造型特征、文化元素,及类似的材质的设计层出不穷,给人一种千篇一律的感觉。纵观整个首饰的发展状况,中国首饰设计在近二十年来有了显著的提高,但相对于发达国家而言,还存在有一定差距,主要体现在:一、首饰作品同质化严重,模仿性强。当一件流行品或畅销品出现时,就会有大量的改款;二、受思维定式的束缚,长期以来首饰设计处于模仿、迎合全球化的风格和工业标准化的思维定式中,设计思路不够开阔。怎样才能解决问题,创造出好的现代首饰艺术作品来?首先应看到现代首饰发展中的不足和问题,设计、创作的目的不是作品,而是关注于人,关注于现代社会高速发展生活下人的审美和精神需求,结合现代首饰发展趋势,可以分析判断出现代首饰艺术的需求。首先,在现代设计艺术思潮的影响下的现代首饰艺术,能充当将现代形式、风格和传统整合的物质载体,对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的包容性强、需求迫切;其次现代化标准批量的设计首饰充满了单一感与冷漠感,这是让生活压力日益增大的社会人群所想逃离的,对充满着文化内涵、传统手工艺及情感性设计的渴望和需求越来越深;再者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力的日益强大,国人对于自身文化的认同加深,国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和欢迎更让人认识到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对于有关民族风格的设计、创作的需求日益加深。

四 、贵州大方传统漆艺与现代首饰艺术的结合

(一)审美上的通融

漆艺首饰在我国有的地区已纳入教学课程,许多艺术家致力于漆艺首饰的推广,例如台湾辅仁大学的陈国珍女士通过漆艺变涂工艺与金属工艺的结合完成《星空夜雨》系列作品,体现了神秘温暖的东方情愫。在日本佩戴漆首饰的情况相当普遍,发簪梳篦、胸针吊坠、男士袖扣、腕表、领带夹等,很生活化。有樱花、浮世绘等题材;胎体、工艺、装饰手法皆不同,让首饰的表现语言更为丰富。应用漆艺的现代首饰在材料上得天独厚,创新引用独树一帜,通过层层堆叠和后期的切割加工,效果独特、无法复制,给现代首饰艺术带来了新的材质语言。漆艺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的艺术形式,堆漆工艺是汉代漆艺的创新,亦是其中的璀璨明珠,堆漆技术的不断发展,种类增多,包含着数代漆艺人的发明、创造、探索,应用汉代堆漆工艺的漆艺首饰,区别于批量化、标准化的现代首饰,承载着漆艺的材料美、工艺美和生活美。

贵州传统漆艺与现代首饰艺术的结合,补充了现代人对首饰的个性化追求。在理性消费时代人们用物美价廉来衡量产品,在感觉消费时代用喜不喜欢来决定需求,在物质基础丰厚的时代,人们追求情感和个性的满足。个性包含着个体思想情绪、价值观、信念感知行为态度,也确定了个体对自我的审视,是其他个体区别开来的整体特征,具有个性化的首饰是现代首饰发展的主要趋势之一,但这却是现代首饰发展中的不足。贵州大方传统漆艺与现代首饰艺术的结合让现代首饰中包含漆艺之美与民族个性之美,这种美是历史沉淀下来的,是根植于民族血液中能够激发民族感情,能够引起人们的对历史对传统的联想,思考从而产生的高级、深层次的心理感受不是单单获得简单的视觉快感,站在现代生活的角度上,重新审视传统工艺文化,寻求与现代审美的共鸣。

(二)价值上的通融

手工价值,贵州大方传统漆艺与现代首饰艺术的结合中创作的首饰,手工艺是不可缺失的组成部分,手工劳动具有独特魅力和独一无二性。在手工中,手在大脑的支配下创造,大脑又在手的刺激下获得思考及愉悦,“心灵手巧”的原理正在于此,手工带来了手与物、人与自然的和谐。贵州大方传统漆艺中的手工中的偶然性与随机性,结合在现代首饰创作中散发的艺术魅力是独一无二的对现代首饰是一种个性上的弥补,对观赏者来说更容易被打动。漆艺作为一门手工艺在现代首饰作品中通过手与物的接触产生直接的亲身体验过程,这过程中是独特的充满灵性和生命的,是艺术创作者与自然的对话,创作者的审美、感受、情感、思维在手的引导下通过不同方式呈现出来。在与现代首饰艺术结合的首饰中,其本身手工价值所带来的经济价值自然不言而喻,认识到手工的价值,才能认识到传统漆艺与现代首饰艺术结合的首饰的珍贵价值。这也给了漆艺与现代首饰的结合起到了指引作用,高艺术感、高情感、高价值的首饰作品必须是与手工不可割裂的。

功能价值,在世界各民族的传统中,首饰不仅有着本身的装饰功能和实用功能,还具有社会功能。现代文明不再像农耕时代一样佩戴首饰要受到宗教信仰、图腾崇拜和传统礼仪的影响。首饰在曾经被看作是权利、财富、地位的的象征的同时,更被时代赋予了体现时代精神、体现个性气质和表达情感的物品,表达传统文化、民族审美观念与时尚意识的结合,已成为现代首饰功能的趋势。现代首饰包容性强,由传统的贵金属、宝石玉到木质、陶瓷、纸质、布艺,材料多样,工艺水平发达。因此,贵州大方传统漆艺与现代首饰艺术的结合令首饰的功能性,并不局限于装饰性的需要,具备了传递民族情感、社会文化与地位的认同归属的功能。

精神价值贵州大方传统漆艺在现代首饰艺术中的应用为现代首饰艺术注入精神价值。现代首饰艺术的表达力、包容力都能很好的承载,传达贵州大方传统漆艺在现代首饰艺术中的应用探究的精神价值。传统漆工艺的应用为现代首饰艺术提供了强烈的民族烙印,具有民族精神,将这一系列的风格、精神气质融入到现代首饰的创作中,让其视觉化、直观,充满表现力。

在漆艺文化传承悠久的历史中,有着大批优秀的手工艺人、手工工匠为漆艺注入了“工匠精神”,所谓的“工匠精神”就是手工生产者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精神理念。他们世世代代继承创新、精益求精,漆艺复杂繁琐,每一个步骤的材料比例必须精确,还要配合相应的温度、湿度,稍有不慎,效果就会出入很大。一件漆艺作品,至少要三十道工序,数层的覆盖,每一层都要等它在慢慢光阴中凝固,中间还有无数次的精磨、清洗、细磨,色彩要经过数月才会呈现。2016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到“工匠精神”,这不是新鲜事物,也不是学习国外先进的理念,而是根植于我国悠久的历史文化中,是对自身传统文化的深入挖掘和思考。

五 、结语

总之,首饰设计不是一味模仿,照抄是不能走下去的。国外大量的著名品牌推出了中国风,受到市场收藏家追捧。当前我国文化事业进入了快速的增长期,随着对外开放的扩大和深入,文化“走出去”战略也得到了积极进展和明显的成效。在这样的社会环境和语境,具有贵州大方传统漆艺的首饰设计能满足国人文化自信的需要,通过文化产品提高文化自信,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弘扬中华文化。反过来文化自信的提高又会带动民族文化及相关产品的市场,呈现一个正循环状态。贵州大方传统漆艺与现代首饰艺术结合的首饰艺术设计创作也是对民族文化身份认同需要上的物质和精神的双补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